威尼斯网站大全

王小帅:谁说跑电影节的,就不重视市场了?

王小帅:谁说跑电影节的,就不重视市场了?

  继成为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唯一一部华语竞赛片之后,王小帅的新作《闯入者》再度入围台湾电影金马奖,获得最佳导演、最佳原著剧本、最佳音效三项提名。昨日中午,王小帅在台湾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虽然当晚颁奖在即,但走惯国际电影节的王小帅却对结果显得并不那么在意。

  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王小帅从很早就走出了地下状态,近20年来,他的作品如《青红》、《左右》、《日照重庆》都成功地游走于商业和艺术之间,一边频频亮相国际电影节,一边接受着国内市场的检阅。他始终关心着市场,也默默地观察着它的种种病态……

  【谁说跑电影节的,就不重视市场了?】

  羊城晚报:《闯入者》原定档期是今年9月,后来怎么突然转到明年春天了?

  王小帅:9月,我们刚从威尼斯回来,感觉时间太紧了,这片子还需要一点“孵化期”。从11月开始,整个市场又进入血战状态,大片呼啦啦全上来,这状态得一直持续到春节。我觉得还是春节过后,比如3月份的时候,春暖花开,市场也从血战中重新苏醒,那时咱们来“闯入”一下。

  羊城晚报:听起来,你对市场还是挺了解的,不像有些导演会觉得档期不关他事。

  王小帅:我一直重视市场,但这点一直不被人理解,有的人觉得既然我去了电影节就不应该重视市场了。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奇谈怪论呢?观众如果想感受一点电影别的样式,首选就该是王小帅的片子。

  羊城晚报:从《十七岁的单车》到现在,你的片子也有十几年没被金马选中了,你觉得是为什么?

  王小帅:是啊,刚开始片子送过来却没得到提名,我还挺失望的,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为什么这次又回到金马的视野了?我也不知道,但确实给我很大的惊喜。我去的电影节多了,有时候也会分析一下,比如东西方对华语电影的期待是不是不同?我们这边好像更看重剧情片这个概念,可能我之前的电影在剧情片的范畴内没让大家满足吧。戛纳和威尼斯不一样,他们不太重视剧情,有时候反而是结构越奇怪的作品越能拿奖。

  羊城晚报:你的片子,其实并没有那么奇怪。相反,它们在剧情方面都挺清楚、挺容易理解的,是不是你创作时就想着让普通观众能看懂?

  王小帅:对,我从来都不会进行那种“肆意”的创作。大家总把我归为艺术片导演,但我觉得归错了,我离艺术片很远。我是那种喜欢讲故事的人,剧情的推进和人物的塑造都在基本轮廓内,不会太强调结构和语言上的独特性。就像《闯入者》,普通观众看肯定没问题,也不会失望,顶多一两个段落觉得有点懵,但很快也会习惯,这点我对国内的观众很有信心。

  骂华语片不拿奖,平时你鼓励过吗?

  羊城晚报:对观众有信心,但是对影院排片有没有信心?

  王小帅:我确实希望这类片子的生存空间能再大一点儿。现在的市场都被大片营销占据了空间。

  羊城晚报:那或许你得顺应市场,比如给《闯入者》打上个“悬疑片”的标签。

  王小帅:影片确实有悬疑元素,但我真心不想要这个标签。比如希区・柯克的电影也是悬疑类,但有时它的结尾挺让人失落的,纠结了半天一揭秘反而觉得很没劲。《闯入者》不是这样的,我做的时候就知道,如果我想给大家一个悬念,结局就一定要扎实,不能让观众看完觉得“唉,就这样啊”。

  羊城晚报:但现在电影圈有个说法,你得先把类型片拍好了,再去说别的野心。

  王小帅:从电影工业的角度,把类型片做好确实是最基本的东西。但并非做好了类型片,市场就是铁板一块了。相反,你两手都要硬。因为非类型片的东西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手工制品,它保值。现在的状况往往是,平时对非类型片各种嘲笑,一到各大国际电影节颁奖时却说:华语片怎么全军覆没啊!那你平时怎么就不鼓励呢?

  羊城晚报:在国际电影节得奖,在今天对票房还有多大的推动作用?

  王小帅:这事是一阵一阵的。有段时间还有“越拿奖越没人看”的说法,因为大家把这个东西认定为所谓的文艺片了。但我觉得这不对啊,一部电影的品质获得了这么高的认可难道反而是坏事?就我个人而言,我挺乐意有这么一条途径让观众知道我的片子,但同时我也不拒绝那些有效的商业营销。我总觉得过去的获奖电影都有些太清高了,不肯花大力气在这方面,总觉得得了奖就了不得了。其实观众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事儿!

  也想用大卡司啊,但我排得上队吗?

  羊城晚报:说回市场,你的片子大多还是选择实力派,像《闯入者》的吕中、冯远征、秦海璐,你是觉得大卡司的演技没法胜任?

  王小帅:我倒不会这么想。我拍电影有个毛病:没计划,说做就做。但现在电影市场多火呀,大卡司个个都忙得很,有的人几年的档期都给排满了。很多片子都是没有大卡司就不拍,情愿等,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排上队?反正找到合适的就拍吧,有大卡司最好不过,如果没有也没关系。反正跟我合作的演员肯定都是冲着我的作品去,这种合作的性质都很纯粹。

  羊城晚报:确实,现在真正好的片子不多,大卡司其实也挺需要你的。

  王小帅:对,有时候就是这样。像范冰冰不就奔着《日照重庆》来了嘛,她愿意主动把档期给让出来,我也特别高兴。

  谁说历史不能拍,你是怕没人看吧?

  羊城晚报:《闯入者》是从一个悬疑事件去讲上一代的故事。为什么想拍这么一个角度?

  王小帅:我突然觉得父辈们老了,这几年很多长辈陆续走了,就像是一代人的时间要结束了。他们那一代人经历了很多特殊的历史阶段,那种巨变是后来的人根本不可能再经历的,我就有将他们的故事拍出来的冲动。

  羊城晚报:这有给一代人立传的意思?

  王小帅:我不敢说立传,因为我描写的还是几个人,但这几个人无疑会散发出一代人的集体特性。我一直对从弱势群体的角度探讨人性比较感兴趣。我想,只要我还有那种动力,就会这么一直拍下去。

  羊城晚报:电影涉及到一些历史的东西。你做的时候,有没有对讲述的角度特别审慎?

  王小帅:没有。我觉得如果一个导演在创作阶段就总想着审查啦,市场啦,这事儿特别没劲。你一步路都没走,就被很多东西束缚住了。其实我觉得现在拍这类题材根本没问题。很多时候,不是不让做,而是他们自己不想做,因为觉得太沉重,没市场,拍出来没人看……活生生把电影的可能性和拓展性都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