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大全

广西传销案调查:离退休厅处级干部涉嫌其中

  广西南宁、北海等地最近频发传销案件,记者调查――

  传销打出“金融试点”幌子

  本报记者 庞革平

  6月22日晚9时许,广西北海市工商局执法人员与边防武警敲开兴海小区一栋住宅楼6楼一个房间的房门。看到执法人员,房间内十几个人十分慌张。执法人员现场查获了不少宣传“纯资本运作”的材料。又是一个传销窝点!

   传销借上“北部湾开发”东风

  为什么成千上万的人到广西搞传销?记者了解到,这有历史的原因。上世纪90年代后期,广东等地严厉打击非法传销,有不少传销分子跑到广西。由于广西气候宜人,空置房不少,许多传销分子就在此安营扎寨。

  另一方面,骗术花样翻新,是许多人上当的重要原因。新的传销骗术相当惊人,他们紧跟“国家大政方针”走,纷纷打着“参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支持北部湾经济区建设”、“搞金融试点”、“扩大内需、应对金融危机挑战”等旗号,披上了极具欺骗性的外衣。

  一些被骗到南宁、北海等地的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被告知:这是“中央支持”的“以政府为背景的民间资本运作项目”;“为加快北部湾开发,国家允许北部湾开展金融试点,启动民间投资,以更好应对金融危机,并以高额提成鼓动大家积极参与”。

   传销活动“知识化”、“职业化”

  南宁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政委李华斌认为,传销案件频发与传销犯罪的“高层次”、“知识化”和“职业化”有关。她告诉记者,传销分子中不乏高智商、高学历和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员。他们见识较广,文化程度较高,所策划的传销活动更具欺骗性。

  据了解,“北海亿元传销大案”的95名被告人中,就有博士、硕士各2名,26人为大学本科文化,还有一些离退休的厅处级干部。

   取证困难、立法滞后影响根除传销

  执法人员介绍,传销上、下线之间,多以信赖关系收取钱物,不开具收款凭证,执法部门在调查取证中经常出现证据链条中断,案件难以顺利侦结。

  南宁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队长林海波认为,目前的法律法规,跟不上现实打击的需要。

  以今年3月南宁市公安局打掉的郑志鸿涉嫌传销犯罪团伙为例,该团伙的“纯资本运作”模式采取三代出局制:加入的成员“投资”11800元申购入股,之后需发展3名下线,每发展一个下线可获得1380元的介绍费。当下线排满第三代(27人)时,即可出局,出局时能获得178940元的非法利益。出局后又可重新加入,循环往复。这样就难以界定谁是应受法律打击的“核心人员”。

  根据传销发展新动向,一些专家建议,对“组织领导传销者”的认定不应仅限于核心人员,还应包括起主要作用的其他人员,如授课人员、财会人员等。

   新闻背景

  2008年,广西各级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传销犯罪案件567起。今年1至5月,广西工商部门立案查处传销案件93件。

  从5月10日至8月10日,广西区工商局与公安厅在全区联合开展夏季严打传销行动。目前,行动正在进行中。

   非法传销受骗者自述“洗脑”过程――

  “忙活了一个月,原来是在搞传销”

  只要付出6.98万元,就可拿到6位数的月薪――这样的“财富神话”,吸引了辽宁铁岭的张某来到广西“淘金”。直到因涉嫌非法传销被警方拘留,他的南柯一梦方才醒来。

  一个普通的夏日午后,在南宁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张某向本报记者讲述了其被“洗脑”的过程。

   “广西遍地是 黄金 ,处处是商机”

  我今年40岁。到广西之前,我一直在家乡铁岭市经营一个80多平方米的小超市,月收入有2000多元,生活十分平静。

  今年3月,我多次接到一个叫李玉涛的朋友的电话。他说,广西是大西南的“桥头堡”,国家已批准建设北部湾经济区,并将投资1.2万亿元支持广西扩大内需。现在,许多大公司大企业都到南宁来抢抓机遇。广西遍地是黄金,处处是商机。

  刚开始,我还不太相信。但在网上查阅一些资料后,觉得他介绍的情况很符合国家的政策走向。于是,我决定到广西来看一看。

   参观考察,串门喝茶,接受“洗脑”

  3月中旬,我来到南宁。刚下火车,朋友就开车把我接到大沙田住下。同时,建议我到南宁、北海、桂林等地走一走、看一看,考察考察这里的商机。

  第二天,我们就先到了南宁的琅东、凤岭新区,但见那里高楼林立,到处都在建房子,一派火热的建设场面。

  李玉涛告诉我,为帮助广西加快发展,国家已批准广西开展金融试点工作。“纯资本运作”项目,就是金融试点项目之一。

  他说,他们小区有不少人在做这个项目,都是专家。他建议我去串串门,喝喝茶,听他们聊一聊。

  次日早上,我们就拜访了一个“家庭”。一个被称为“张经理”的中年女子开门请我们进去。

  “张经理”说,“纯资本运作”项目是我们国家领导人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考察时引进的。为确保试点成功,国家有关部门要求“低调行事,限制发展”。也就是说,每个人递交6.98万元的加盟资金后,只能发展3个人,以后的每个人都只能发展3个人。同时规定,公务员、学生、军警、劳改释放人员和广西本地人不能加盟。

  当时,我感到很奇怪,就问:“为什么这5种人不能参加?”

  “张经理”解释说,国家规定公务员和军警不准经商,学生是未成年人,所以不准他们参加是正常的。劳改释放人员会扰乱经济秩序,影响试点工作,也不准他们参加。至于广西本地人,如果允许他们参加,就等于把左口袋的钱装进了右口袋,起不了引进资金的作用。

  当问起如何得到回报时,“张经理”不断在纸上给我们演算6.98万元如何变成百万、千万元的“神话”。她说,当你发展3个人后,你就是经理了,就可从每个人的加盟费中提取6151元的劳务费;他们每个人再发展3个,当总共发展到27个时,你就是老总了,每个月就可拿到6位数的月薪。这还不包括“纯资本运作”资金投到北部湾开发的项目回报。

   被公安机关拘留才恍然大悟

  我去北海、桂林考察回来没多久,李玉涛突然打电话告诉我,有关部门将召开“第二届群英会暨振兴民族经济杰出华人高峰论坛”,国家领导人将接见广西“纯资本运作”项目的代表。

  3月29日下午,有1000多人到南宁剧场,听进京参会的组织者何道胜“教授”作赴京前的动员讲话。

  何道胜谈道,2009年2月,国家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七)》专门将“组织、领导传销罪”加入刑法第224条,并将非法传销界定为“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的行为,而“纯资本运作”不卖商品,也不提供服务,所以不应该定为非法传销行为。他还呼吁大家从北京回来后,要大干一场,为国家扩大内需、为战胜金融危机做出更大贡献。

  后来,我们到北京被北京市和南宁市的公安干警找去谈话后,才知道进京的140多人都是传销人员。何道胜组织大家参加群英会,就是想为“纯资本运作”传销进行包装。

  我忙活了一个多月,直到被公安机关拘留才知道这就是搞传销。我财迷心窍,差点就上当了,真是好险好后悔呀!

  (本报记者  庞革平采访整理)  

news_keyword_pub,futures,au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