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大全

中小钢企难享铁矿石谈判成果致中钢协尴尬

  图片01:记者在河北省唐山市的曹妃甸新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辆接一辆的大型载重汽车,在进出曹妃甸港口的公路上排起了绵延超过一公里的长队,原本双向行驶的路面被排成两队的载重货车占去了一大半,货车司机告诉记者,这些排队等候的大货车,满载的都是从曹妃甸港往外运输的进口铁矿石。

  图片02:在曹妃甸港口的铁矿石码头,记者同样看到了一派繁忙的景象,尽管码头目前已经处于24小时连续运转的状态,但仍有大批矿船在几公里以外的海面上排队等待进港卸货,与铁矿石进口繁忙热闹景象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中钢协和几大国际巨头铁矿石谈判的山重水复,陷入僵局。

   铁矿石谈判:中小钢企难享谈判成果致阵营被三大矿业巨头击溃

  (主编:孟庆海     记者:高杨     摄像:沈焱、白羽)

  钢铁是工业的粮食,铁矿石价格对工业的影响,就像粮价对我们生活的影响一样。再过几天,6月30日就是每年一度的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的截止日期。昨天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表示,今年的谈判肯定无法在6月底之前完成,中钢协对国际上已经达成铁矿石价格也不会跟进。然而,就在铁矿石价格谈判还未结束的时候,来自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却已经在大举进入中国市场。

  进口铁矿石涌进港口

  2009年6月17日下午六点,记者在河北省唐山市的曹妃甸新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辆接一辆的大型载重汽车,在进出曹妃甸港口的公路上排起了绵延超过一公里的长队,原本双向行驶的路面被排成两队的载重货车占去了一大半。

  记者:“你们这个车拉的是什么?”

  货车司机:“拉的澳矿,铁矿。”

  记者:“铁矿石,从哪儿来过来?”

  货车司机:“我们从曹妃甸。”

  记者:“这是拉到哪去的?”

  货车司机:“乌颜,就是往钢厂拉。”

  货车司机告诉记者,这些排队等候的大货车,满载的都是从曹妃甸港往外运输的进口铁矿石。货车司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堵车排队的状况,为了消磨时间,他们在驾驶室里打起了扑克牌。

  货车司机:“我们今天堵了12个钟头了,从昨天晚上9点半到这儿,在这儿堵,过来到这边又堵。”

  记者:“这个是每天都这样吗?”

  货车司机:“每天都这样。”

  记者:“最长在这儿等多长时间?”

  货车司机:“36小时。”

  记者:“就是一直停在这儿,停了36小时?”

  货车司机:“恩。”

  一名司机告诉记者,自2006年曹妃甸港建成起,他就在这条线路上从事铁矿石运输,但从没遇到过这么严重的堵车。据他介绍,这些货车满载铁矿石后的重量超过100吨,使得进出曹妃甸的这条道路不堪重负,提前进入了大修期。

  货车司机:“对,就是车多。”

  记者:“像你们跑这个活,你们统计过没有,拉这个矿的?”

  货车司机:“这个,那不得有几千辆。”

  数以千计的载重货车扎堆跑运输,着实让记者感受到了当地铁矿石运输生意的火爆。而在曹妃甸港口的铁矿石码头,记者同样看到了一派繁忙的景象。两艘二十万吨级的矿船正在靠岸卸货,码头上的六台抓斗卸船机也已全部开动,红褐色的铁矿石通过长长的传送带源源不断地送往岸上的堆场。

  唐山曹妃甸实业港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中敏:“从1月份开始到现在,实际上是从去年12月开始就已经出现了码头拥挤现象了,今年到目前为止,我们做了2620万吨。”

  唐山曹妃甸港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中敏告诉记者,曹妃甸码头的设计年产能是3000万吨,然而今年1月至今,进口的铁矿石已达2620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70%,接近年产能的90%。尽管码头目前已经处于24小时连续运转的状态,但仍有大批矿船在几公里以外的海面上排队等待进港卸货。

  王中敏:“现在咱们目前有点就是码头拥挤的现象,现在我们目前外面有12条船,那这样的话,船舶在港的话,需要等十几天的时间。”

  不仅是码头的卸载能力面临满负荷的考验,港区的铁矿石堆场也承担着巨大的压力。王中敏告诉记者,曹妃甸港的铁矿石存放极限为800万吨,而5月底最高峰时堆放了740万吨铁矿石,逼近饱和状态。尽管他们采取了紧急疏港措施,目前的存货仍高达639万吨。

  王中敏:“空闲的垛位很少,我们前一段时间要如果说740万吨时候就已经是根据疏港来决定卸船量,那时候就堵死了。”

  出现压港的不仅仅是曹妃甸一家。近日,天津、青岛、日照等国内主要的铁矿石进口港都出现了严重的压港现象,其中天津港的压港船期甚至超过了20天。据兰格钢铁网数据监测,截至6月5日,国内19家港口铁矿石库存已经突破8000万吨,据保守估算,国内铁矿石的库存总量已经超过1.15亿吨。而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中国进口铁矿石5346万吨,同比增长37.4%,前五月合计进口24189万吨,同比增长25.9%。

  与铁矿石进口繁忙热闹景象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中钢协和几大国际巨头铁矿石谈判的山重水复,陷入僵局。

  2009年,中国钢铁行业协会首次代表中国企业参加全球铁矿石价格谈判。比照现货矿的价格,中钢协提出,长协矿至少降价40%以上,才是中国钢企谈判的底线。然而国际铁矿石三巨头并不接受这一要求,自2008年11月开始的谈判,至今仍处于僵持状态。

  5月26日,澳大利亚力拓公司宣布,已与日本新日铁达成2009年度全球铁矿石谈判首发价,其中粉矿降价32.95%。6月19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宣布,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阿赛洛米塔尔接受了其降价28.2%的结果。

  截至目前,除中国以外的全球主要钢铁企业都接受了三大铁矿石巨头的长协矿价格,而中钢协依然坚守至少降价40%以上这个底线。有媒体称,中钢协正面临“一个人的战斗”。

  面对铁矿石巨头咄咄逼人的攻势,中钢协从去年年底开始对铁矿石进口秩序进行规范,积极协助工信部“限钢令”的实施,同时呼吁国内的大小钢铁企业团结一致,不参与进口铁矿石现货招标、减少长协矿进口。今年年初,又要求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钢铁企业暂停长协矿进口,以此向国际铁矿石三巨头施压,增加中国钢铁企业的谈判筹码。

  对国内少数钢铁企业自行进口铁矿石的行为,中钢协表示,已经与相关部委组成铁矿石贸易调查组并完成了实地调研,有关处理措施将在近期公布。大量进口铁矿石,让中钢协感到被动,是因为它代表中国钢铁企业与国际三大铁矿巨头――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力拓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全球瞩目的价格博弈。

  国际铁矿石的价格分为现货价和长协价两种。现货价会随着市场的波动随时发生变化,而长协价则是基于全球三大铁矿石生产商与钢铁厂之间商定的长期协议价格,一般是一年一议价。

  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博士王国清:“因为长协矿你签订了几年的合同以后,几年之内都不用再考虑我的铁矿石来源问题,现货矿首先它就是说首先货源不稳吧一方面,另一方面现货矿根据国内需求或者其它一些因素,现货矿的价格方面是非常不稳定的。”

  由于铁矿石的现货价格受短期需求及海运费波动等因素的影响较大,因而一般情况下,铁矿石的现货价总是大大高于长协价。而在中国,只有一些大型的钢铁企业可以签订长协矿合同,那些没有长协矿进口资质的中小企业,则只能在现货市场购买铁矿石以维持生产。

  然而从2004年起,长协矿的价格开始一路飙升,2004年至2008年,铁矿石长协价涨幅分别为:18.8%、71.5%、19%、9.5%、79.88%。

  2008年10月,铁矿石的两种价格却出现了逆转。受全球钢铁市场需求持续下降的影响,铁矿石现货价格出现了7年以来首次低于长协价格的局面,到今年年初,铁矿石现货价跌至长协价的60%!高昂的长协矿价格和愁云惨淡的钢材市场,让中国大中型钢厂自去年年底就陷入了集体巨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