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大全

港元保卫战 伯南克或摆脱不了干系

港元保卫战的幕后推手:本・伯南克?

香港金管局连续四次出手捍卫挂钩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令市场开始疑虑:这个自由的市场,会否重蹈1997年的覆辙,成为对冲基金争相攻击的标靶?有迹象显示,这轮港元保卫战或许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三年来首次出手干预汇市

10月20日,香港金管局以美元兑港币7.75:1的汇价抛售港币购入美元,干预规模约46.73亿港元(约合6.03亿美元),为2009年12月以来首次干预市场。随后,情况急转直下,金管局于23日中午和下午两度买入美元、沽售港元,金额分别达到39.14亿港元和27.12亿港元。24日,随着港元触及7.75的强方兑换保证上限,金管局再次入市。上述四个交易日内,金管局共出售144亿港元用以维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就在10月15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曾公开表示,新兴市场应该减少外汇市场干预,允许货币升值。同时,伯南克还辩护称,美联储政策并非造成近几年资本涌入新兴经济体的唯一原因,资本涌入新兴市场的主因是发展中国家增速明显快于发达国家。巧合的是,伯南克讲话结束后5天,香港罕见地启动汇率干预。期间,港汇两年远期于22日创下了自3月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前对冲基金经理BruceKrasting旋即撰文称,伯南克15日强烈的暗示,将香港金管局推到了前台。一旦热钱开始加码押注港元升值,有着29年历史的联系汇率制度将走向破产。很明显,伯南克主要针对的是人民币,但外汇市场现在挑选上了其相关货币――港元。

香港自1983年10月17日开始实施联系汇率制,即港元与美元挂钩,1美元兑7.80港元。此后,香港金管局按既定汇率水平,限制港元兑1美元于7.75~7.85港元浮动,7.75被确定为“强方兑换保证”,7.85为 “弱方兑换保证”。一旦汇率逼近强方水平,金管局将卖出港元买入美元,以防止港元升值。

假如联系汇率制被击垮,香港市场将不堪设想。目前,香港经济已出现过热风险,其9月通胀率为3.8%,同时地产泡沫刺激其楼市价格攀升至全亚洲最贵之一。而在美联储的超低利率政策下,全球热钱能轻易地进入香港,更加大了泡沫破裂的风险。

资料显示,过去四年内,香港的平均住房价格已上涨1倍,截至7月底的年内回报率为13.1%。对此,利嘉阁地产的高层WillyLiu表示,“美联储的QE3是房价飙升的主导因素,尽管香港正在紧缩按揭政策,但收效甚微,因为人们急于通过买房来对冲通胀。”

虎视眈眈的“鲨鱼”

潜伏在资本市场的对冲基金们如同嗜血的鲨鱼。

一旦联系汇率制松绑或被解除,那些押多港元的对冲基金将从中得利。而这当中,不乏比尔・阿克曼(BillAckman)这样的国际炒家,他管理着大型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本(PershingSquareCapital)。

据悉,阿克曼于本月20日表示,他维持看涨港元的押注,只要香港允许港元升值,他将获利。

彭博数据显示,两年期港元远汇合约低于过去3年的平均水平,到2013年末,港元兑美元预计将报7.76,处于当前7.75~7.85波动区间内。今年9月,阿克曼就公开呼吁买入港元认购期权,从而在港元升值或重新订立联系汇率制后获利。

然而,投资者并不确定香港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抵挡国际资本的冲击。据彭博数据,香港当前外储为3010亿美元,占全球2.8%。尽管这一数字仍高于欧元区的2185亿美元,但面对当前动辄规模上百亿的对冲基金,看上去仍然不太宽裕。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香港外汇储备约为928亿美元,在量子基金、老虎基金等炒家的冲击下,显得有些乏力。事实上,在上轮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索罗斯试图通过打压港元来打破联汇制。具体措施包括在即期市场上抛售港元,买入美元,同时在港股市场上做空。索罗斯的资金正是在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市场上借来的。最终,香港只能被迫大幅提高同业拆借利率。

大量热钱涌入

此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热钱已大批涌入香港,押注相关资产升值。而随着热钱的大量涌入,香港资本市场反应迅速。彭博数据显示,恒生综合指数创下自2011年9月以来新高,连续上涨11天也创下了自2005年7月以来的最长连涨纪录。而自美联储9月13日宣布QE3以来,恒生指数的355家成分股中有314只出现上涨,其中恒生金融指数为四个行业指数中涨幅最大。

对于热钱涌入的原因,辉立投资咨询(上海)资深研究员陈星宇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重要的原因是国外的投资者认为,目前以欧洲为主的市场经济状况前景不好,相对而言,亚洲地区的资产应该是较好的标的。对于投资者来说,以内地为背景的中国香港市场,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所以热钱涌入的频率在不断加大。此外,近期内地的经济数据较好,市场对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抱有比较乐观的态度,也是热钱大量涌入香港的重要原因。短期内,最直观的影响就是港股持续走高,热钱流入使得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大幅增加,资金流向股市、楼市和汇市,必然推升这些市场的资产价格。”

尽管中国三季度GDP增速连续七个季度放缓,但乐观的工业生产和零售销售数据,也使得热钱对中国内地企业颇为青睐。

据彭博数据,恒生中国企业指数自9月13日以来上涨了12%,涨幅居世界40大股市主要股指之首,而中国香港作为中国境内唯一一个允许外资自由买卖中国内地企业股票的城市,被视为热钱的聚集地也不足为奇了。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曾指出,截至9月底,内地企业占香港股市市值的比重达到56%。

对于未来香港金管局是否会继续出手干预汇市,陈星宇称,“这还要看近期国外市场的经济情况能否有所改善,以及各国央行会采取什么动作。如果欧洲这些经济体的情况依然无法好转,那么热钱还有可能继续流入新兴经济体。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排除香港金管局再次出手干预汇市的可能性。”

|||